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利来国际最老牌w66 > 起底双面美国(下)丨利傍倚刀:美国反对 利用

起底双面美国(下)丨利傍倚刀:美国反对 利用

  为理清这背后盘根错节的个体心思与时代脉络,谭主邀请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和科技评论作者潘乱,聊了聊这个话题。

  潘乱是在科技互联网领域很受欢迎的评论作者,与不少知名互联网公司的管理者保持着良好关系,也是今日头条的早期投资人。

  谈起2012年前后在国内互联网领域兴起的那股进军全球市场的追求,曾经也有志于创业的潘乱给出了一个很有理想色彩的评价:

  理想自然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比如字节跳动公司旗下的TikTok,就被暗中使了绊子。曾经描绘全球市场美好愿景的美国公司,成了拦路者。

  “其实之前没有哪家公司能够在美国市场取得这样的成功,而且是代表最潮流的方向。网络基础设施这些事情,其实之前很少有非美国的公司做到,你想一想电商、搜索和社交……短视频确实是代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东西,这不是由硅谷公司做出来的,而是由一家中国公司做出来的,这也会让他们去反思或者警醒这件事情。”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态转变,这本是美国自己最擅长做的事情,但当有一天突然发现他人比自己做的更好的时候,美国的做法是:掉过头来反对自己曾经最擅长的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也告诉谭主,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美国的制造业空心化,不少产业走向衰弱,它们将信息技术视为美国的最后一块高地,如果连这块高地都被超越了,将是美国难以接受的现实。

  “80年代初出生的这一代创业者,他们的成长环境其实是很多人去美国求学,向美国学习。但是在今天,更年轻的朋友他们成长起来的环境是他们认识到美国是一个搞霸权主义、强买强卖的美国。因为中国和美国它的力量对比产生了变化,大家认识的其实不是同一个美国。”

  借着TikTok这个例子里的人与事,我们再往前追溯,看一看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

  10年前,Facebook还在全世界一路扩张的时候,一些保守、封闭的基因已经在美国萌芽。

  他们反对全球化、反对大企业对美国市场秩序的影响、反对美国政府的强存在感,也因为极端的观点,闹出过很多笑话。

  但这一场运动,以一种出乎美国精英意料的方式迅速席卷了美国,得到了不少人的共鸣。

  但在过去数十年中,企业巨头的发展和巨头与美国政府共建的市场秩序,挤压掉了太多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和普通人的工作机会。

  在9年前那场参议员选举中,相对于有60%支持率的佛罗里达州州长来说,卢比奥可以说是寂寂无名,胜算不大。

  但很快,茶党运动把卢比奥这个古巴移民的后代推到了前台。他把自己包装成了凭借努力获得成功的美国精神表率,激进地反对古巴,声称自己比茶党还要保守。要为普通美国人寻找生存空间,要从中国“抢回”更多的就业机会。

  乘着这阵美式焦虑的东风,卢比奥逆势而上,在11月的选举夜中意外击败了州长,成为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

  这个人叫乔尔·卡普兰,曾在白宫工作8年的他,在这一年正式加盟Facebook,成为Facebook美国公共政策副总裁,把不少前共和党保守派人物安插在Facebook各个岗位中,加强Facebook和这些正在上升的政治人物的关联。

  卡普兰走马上任后,迅速向美国政府内的保守派势力示好,在他的强烈主张下,Facebook改变了一部分算法,让主张保守、封闭的出版物出现在更多人的视野中。

  他还阻止Facebook关闭传播假新闻的团体账号,因为这些团体正是为共和党的保守派政客服务,传播一些、反全球化论调。

  正因如此,宣扬技术中立的Facebook深陷政治泥潭之中,频频爆出干预美国选举、出卖用户数据的丑闻。但又凭借与政府的亲密关系,一次次安然度过危机。

  在卡普兰上任后,Facebook用于游说美国政府的资金达到了其上任前的100多倍,这也让Facebook和美国政府的关系愈加密切,成为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在美国焦虑之下,不少政客找到了改变人生轨迹的契机,他们纷纷进入美国政府与巨头企业的关键位置,开始左右美国国家机器的运转方向。

  平均每天国会就会收到两个写有他名字的议案,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抨击中国、反对全球化。

  为什么卢比奥乐此不疲地提这些议案,国会里却鲜有反对声音?滕建群给谭主解释了一个他观察到的奇特现象:

  “卢比奥这些保守派议员经常以’违反国家安全’的名义抛出话题。如果一个话题戴了‘国家安全’的帽子,即使知道错了,其他议员也很少出来反对,因为安全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这些议员都不愿意触碰这样一个敏感问题。如果反对的话,可能被扣上一顶帽子——这个是一个威胁美国安全的人物,也会打入被孤立的人群当中。”

  先是担任气候、人权、通讯等多个小组的主席,又被委任为小型企业和创业委员会主席,跻身参议院最有话语权的国会小团体中,掌握国会“最高级别”机密情报,然后又在今年成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手握美国多个情报机构的预算分配大权。

  “实际上这种做法,并不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也不是为了美国的安全,他更多的就是为了自己,混个脸熟,赢得选民和利益集团的支持。”

  卢比奥也好,Facebook也罢,所谓的、保守、封闭,既是他们奉行的主义,也是权钱交易的生意。

  国会议员靠此升官、巨头企业借此拉拢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寻找靠山,他们还走在一起,联手将TikTok这样威胁他们的利益、违背他们“主义”的事物剿杀。

  讽刺的是,在不到10年之后,当年借此上位的人根本没有缓解美国社会的焦虑,反而使本就糟糕的状况变本加厉。

  Facebook这个大企业借这场东风,与美国政府越走越近,进一步扩大垄断和控制的权力,进一步挤压了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

  卢比奥等被茶党送上关键职位的美国政客,继续依靠美国的旋转门和游说制度,与Facebook等大企业勾结在一起,利用手中制定法律、影响行政机构的权力,左右美国市场的秩序。

  当年那个誓要归还美国微小个体发展空间的团体,发展成了美国巨头与政客勾结攫取利益的桥头堡。

  在美国反对美国、美国利用美国的死循环里,胜利者爬上金字塔顶峰洋洋得意,美国人民的焦虑却还在底层延续……